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送别李文亮 - 牧羊博士-游世界

人生至少需要一次精彩的体验

Hot

2020年2月7日星期五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送别李文亮

原谅我这篇文章跟常旅客甚至旅游,没有一点关系。

昨天在公众号上码这篇文,我的手是颤抖的。结果三改五删也不得发布。

不过在这个网站的好处就是,我发什么,不需要审核。


这一天晚上,很多普通人几乎没睡,守在微博上,等一个或许根本不存在的奇迹。凌晨3点48分,武汉中心医院官博宣布,“李文亮医生于凌晨2点58分去世”。
就在这则通告几个小时前,WHO在官方推特上,对李医生的去世表示哀悼。四个小时之后,也就是武汉中心医院上面这则官博出来的时间点,WHO补发了一条宣告,表示”WHO对李医生的状态当时并不知情,发出哀悼的只是Mike Ryan这位医生”。
李文亮从病危到抢救,再到最后死亡,究竟经历了怎样的过程?
知道真相并不难,难的,是报导真相的勇气。
昨晚在一个朋友的微信群里,我转发了一条今日头条的最新推送——《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去世》,聊天记录显示时间是晚上11点12分。
早上起来,晚上推送的新闻已经404,打开头条、微博,新闻还是一样的新闻,只是多了许多抢救无效的字眼,并且把死亡时间改到了半夜。
看来武汉中心医院真的很不愿意放弃李文亮医生,哪怕各种生命体征已停,也要全力救治,这种不放弃的精神,这种对生命的敬畏和重视,实在是楷模。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此刻想起今年春晚或者说是近年春晚最好看的一个小品,沈腾马丽演的,里面有这样的对白
“领导还没来,你的病怎么能好呢?”
这句话,是不是也可以反过来说?
李文亮的微博在短短不到半个月时间里,聚集了一百万粉丝。而这个名字进入到大众视野,是因为他是最初“造谣8君子”(网友的段子)之一,各大新闻台当时对这则新闻的报导,足够凑齐九宫格了。
李文亮所在的诊所是最早接触华南海鲜市场的肺炎患者的诊所。12月30日,他在大学同学的微信群里第一次提及了“冠状病毒”,并提醒大家注意防护。1月3日,李文亮就被请去喝茶,签了一张此后要被传看无数遍的训诫书,给无数普通百姓科普了原来还有这样一种东西:
训诫之后,李文亮回到岗位工作,随后1月12号住院,2月1号确诊。从发现症状之后,住院到确诊,时间跨度20天。
李文亮还不忘了在自己“呼吸困难”之时,在病床上澄清自己的执照没有被吊销,并且不忘插入自己的疑问:
“那时候我还在想通报怎么还在说没有人传人,没有医护感染”
可是直到他离开这个世界,李文亮的这个问题也还没有答案。顶在他头上的“造谣者8人之一”的帽子,也没有得到辖区派出所、直属政府机关和相关媒体新闻台的任何澄清。
但是我们知道,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这也是为什么,李文亮的离开,引发了微博上讨论的震荡,引发了我们对一些文学和影视作品的重新解读。
文学的一大魅力就在于,很多没法直接说的话,都在里面了。岑参在北国感叹,千树万树梨花开,我们就知道冬天来了。不仅仅是北国冰封。更冰冷的,是抱薪者,已经冻毙。更冰冷的,是第一个在寒冬抱薪点亮温暖的微光的人,一开始还遭受了怎样的待遇。
但是我们知道,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这也是为什么,李文亮的离开,湖北省、武汉市的政府主页也发出了“哀悼”,湖北省长不辞辛劳,2天跑了4个地级市。
今天湖北人连出门都成困难,却只道当时是平常。平常的是万家宴,平常的是新春歌舞晚会圆满举行,平常的是口罩数量亿万不清,平常的是我给自己打八分,平常的是不管你问我什么问题我就是这张稿。
既然有这么多平常,为什么大地颤抖,就不能让一位来自平凡的世界的普通医生,战胜病魔,重回岗位?
送别李文亮。理论是灰色的,理想是白色的,现实是黑色的。最温暖的的阳光会落在你的坟头,生命之树终会亭亭如盖。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