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空妹看大世界】从国际航班上的婴儿想到的…… - 牧羊博士-The PhD Guy

以旅行者的姿态看世界

Hot

2018年10月30日星期二

【小空妹看大世界】从国际航班上的婴儿想到的……

【导言】本站所转载之文章,均为牧羊博士精心挑选的好文,并且征得原作者同意之后隆重推出。今天要转载的文章来自于我的一位民航业空姐朋友,她的公众号“小空妹看大世界”(怒求各位读者关注,有需要作者联系方式的请转发并点赞公众号原文链接之后在本文留言处回复,我会转告原作者的。。)经常会更新一些原创文章。读惯了搞基、撸毛、撕逼、广告盛行其道的常旅客类别公众号文章,看厌了分享玩法、思路,不妨让我们调拨到情感频道,听小空妹发表一下她的旅途所见所思。
读本文,请插上耳机,边听边看,体验尤其佳:


作者:老王Old King(这名字。。罢了,保留作者的原始笔名。。)
经常飞国际航班,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一般来讲,国外的婴儿(婴儿的定义为两周岁以下)很少啼哭,可以在十几个小时的航程安静的待一路;但是中国的婴儿,很容易啼哭也很难哄,有时候甚至需要老人一直抱着走来走去,才能止住哭闹。

作为一个本科本专业学的是教育学、心理学和管理学的非典型民航空姐,我不禁对这个现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想到心理学中讲到的强化和负强化,又隐约记得之前读过一篇关于国内外家庭对于婴儿教育的非专业性文章,大概是说国内的婴儿一啼哭,父母就赶紧过来哄抱他,婴儿觉得可以用这种方法来吸引父母的关注,于是啼哭的方式得到强化;而国外的父母,婴儿哭的时候就把它放在那儿,等他哭完再说,婴儿觉得这种方式并不会得到父母的关注,久而久之也不再用这种方式。
其实再仔细观察一下,在国内不只是婴儿,直到幼儿、儿童时期,小孩子都还是通过哭闹来吸引父母,以这种方式来解决问题。父母也从来不觉得这种方式有什么不对,更不会对小孩子说“不要哭,你有什么问题说出来,我们来解决它,哭并解决不了问题。”更忽视了理性沟通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以至于到了我们长大成人,在处理恋爱、婚姻等两性关系的时候,仍然大多时候用情绪(哭是情绪的最直接表达)而非理性沟通来解决问题。

就像恋爱关系中那个典型的问题“女朋友为什么生气”,对男生来讲简直是十大未解之谜。莫名其妙女朋友就生气了,但是她却不告诉你为什么生气,你知道自己错了,却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

从女生的角度来看,明明有时候想要索取爱和安全感,却偏用闹别扭、闹情绪的方式来表达,让对方来猜心。我也有过这样的阶段,现在看来只觉幼稚可笑,因为现在我学会了更直接有效的沟通方法,我会直接向对方表示:我需要你的关心,或是你的某种做法让我没有安全感,以后不要再这样了,我不喜欢。

进入婚姻关系之后也是,因为国内大多情侣的恋爱相处模式从一开始都是靠荷尔蒙支撑,两性关系靠激情和新鲜感来维持,但是生活的本质是琐屑、繁杂和一地鸡毛,步入婚姻这座坟墓后,生活的本质逐渐显现,男性再也没有耐心和精力来讨好女方,别说猜心了,就连跟女方沟通都难以做到,因为从小到大所受的潜移默化的教育和影响,使大多数人并不具备理性沟通的能力。

很多次已婚的女性朋友问我,婚姻关系出现问题该怎么办的时候,我给出的忠告都是建议双方坐下来好好地沟通一下,开诚布公的告诉对方自己现在的想法,对这段关系现在的看法。但是得到的反馈都是,男方根本不想沟通,每次想要解决问题,对方都顾左右而言他,转移话题或是直接忽视。

所幸从很久之前,我就意识到恋爱不能盲谈,人也不能全靠应激反应活着。我在学着更勇敢的表达自己的喜欢和爱意,想要更努力去解决两性关系中存在的问题,能好好表达的时候绝不赌气说反话。
大家都觉得谈恋爱是一项天生的技能,水到渠成。其实从来都不是,这里面包含运气的成分,更需要技巧和实力。
几天前我还问闺蜜:“你潜意识里觉得自己不值得被爱的情绪严重吗?”“严重。就觉得自己不配,配不上。”
就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从来不敢主动给对方打电话,也死磕着忍着不主动发信息。其实深究其原因,无非是潜意识里觉得对方不喜欢自己,觉得自己不值得被喜欢,怕被厌弃。

一定会有人说,你这是作。
就像看《被嫌弃的松子的一声》的时候,弹幕有人对松子的行为冷嘲热讽,然后有弹幕说,真羡慕那些冷嘲热讽的人,你们一定没有亲历过这种人生,也永远不会懂这种人生的难过和种种看似匪夷所思。也希望你们永远都不会懂,真羡慕你们啊。
就像有人觉得爱和被爱很简单,是一种天生的与生俱来,但于有的人,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熬了无数通宵做了无数笔记,反思与自我反思,才勉强及格。

想到去年看《亲爱的客栈》随手写下一篇文章,附在此:

《亲爱的客栈,亲爱的你》

看阚清子和纪凌尘谈恋爱,感觉像自己像在谈恋爱一样,于是从第一期开始刷了一遍。

阚清子跟大学时候谈恋爱的我很像,永远赌气不低头、永远等对方来哄,容易满足也容易绝望到说出“分手”。因为她敏感又没有安全感,别人给他的爱再多,可她的心像破了一个洞,像严寒中破了墙角的屋子,感受到的只是心寒和贫瘠。觉得对方不爱她,只能生气、赌气,对方来哄自己、上赶着自己,才觉得自己是被爱的。这简直就是受感性影响惯性下的我本人啊。

不过原生家庭带给你的影响再深刻,你也不能就此把所有的错推到原生家庭身上,原生家庭中的父母,他们又何尝不是受他们原生家庭影响呢,你看苍天饶过谁。现在做出的改变去推翻之前二十多年的惯性很难很难,可人生之后的时间比二十年可长,对抗成功了,那就成功了。人不能只靠感性和惯性活着,试着理性生活,从“上帝视角”的角度看问题,来思考自己应该用何种方式解决问题。现在我会学着心平气和向对方表达我生气了,并且因为什么生气,我希望得到你的关注、爱和安全感的肯定。

纪凌尘是个单纯到有些可爱的大男孩,招人喜欢,人缘好,不管男女都会喜欢的那种。但相应的问题是:正如阚清子所认为的,他不懂人情世事不会察言观色。所以每次有什么事情,阚清子比纪更能明白谁的哪句话想表达什么意思,因为烧烤事件觉得给别人造成了麻烦后来跟纪生气,而纪却后知后觉,甚至觉得这不是件大事,下次做的更好一点就好了。

阚清子背负的东西太多太重了,她特别害怕自己做的让别人不开心不满意,在原生家庭里应该也是在想一直努力得到认可。你看杨紫可以做到插花插到一半,跑出去跟陈翔和纪凌尘飙歌,玩的不亦乐乎,放任厨房一片狼籍。但清子绝对不会这样做,她永远是紧绷着的,永远会在意别人对自己的反馈。杨紫不是,杨紫是那种自己开心就好,能感受到她身上被爱包围。

清子敏感又懂事,小时候那种特别乖巧的孩子,他们其实快乐指数没有熊孩子高,他们只是想通过乖巧,或者察言观大人的脸色,来尽量懂事,来得到大人的认可。他们从小就活得累,长大更是背负很多,情绪积攒久了,就永远在爆发边缘,哪怕一片雪花的力量,可能都足以让自己崩溃。

清子的原生家庭应该是女强男弱。她内心里想要依靠纪凌尘,想自己什么事情都不操心,但她沉不住气,她对纪不够放心,她做不到自己什么都不管做个傻白甜。闹别扭的时候她也总是处于高处,先低头的永远是纪。这就是矛盾之处,她想要依靠,但比她强大的人不会让她站在高处,不会低下头去哄她。所以清子和纪凌尘,相爱相杀。

清子问刘涛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干嘛,刘涛说她自己很少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刘涛就是那种情绪稳定能力很强的人,她的情绪很少受对方影响,也很少跟自己跟对方较劲。就像她自己说的,有时候她听不懂别人的话里有话,对方的一点点愠怒不会让她炸毛,反而会因为她的“没有意识到”让矛盾化解。两性关系有时候就像打太极,你燃我也燃,势必打得不可开交;但对方出招,你这边四两拨千斤的轻轻推开,再顺势躺在对方怀里,那真是阴阳天地合叫一个圆满。

另外易烊千玺,王珂说很心疼他,很想在他脸上看到笑容,我明白是指什么。他过早的背负了很多这个年龄不该背负的东西,也很难像正常的孩子一样轻松成长,对外界更有防御心。我在航班上见过他,能感觉出他的紧张,对生活始终是紧绷着的。也听同事说过航班上他被粉丝围观,一路坐在他旁边盯着他看。小男孩一路不吃不喝也不调座椅靠背,就一直端端正正坐到落地。

也理解王珂说珮妈,越是那种年轻时候上天入地很强的人,当她们被岁月无情的夺走力量的时候,就愈加心酸和无力感。有次我的航班上,前外交部长李肇星坐我航班。我在小学读《哈佛女孩》的时候就知道他是很厉害的人,那天他不在我的服务区域,我特意去看他一眼。走过他的时候他在用餐,有点颤颤巍巍,跟我心里的“很厉害的人”完全不一样,在我眼前的就是一位需要人照顾的老人家。我当时心里很酸,就很想哭。

希望我们都用力活。去改变、去接受、去和解。

现在已经足够好了,以后还会更好。
(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