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古堡,一座城——魁北克费尔蒙芳堤娜城堡(Fairmont Chateau Frontenac)记行 - 牧羊博士-The PhD Guy

打造加拿大华人信用卡知识、常旅客相关信息、旅行规划与攻略、网购窍门分享综合平台

Hot

2018年3月9日星期五

一座古堡,一座城——魁北克费尔蒙芳堤娜城堡(Fairmont Chateau Frontenac)记行

作者:牧羊博士

现代都市生活的节奏太快,新闻转眼就成旧闻,而这座城市的历史也与当下渐行渐远,慢慢模糊。可能也正因为此,在北美的很多城市里,静静伫立着一座座摆满历史胶卷的博物馆,供来访者逃离当下,静静审视这座城市曾经的辉煌与没落。或许在行色匆匆的现代文明里,我们有时候正需要这样一种主动的逃离。

而这次,我选择逃离到了魁北克费尔蒙芳堤娜城堡。古堡坐落在山上,倚靠着地势,鹤立鸡群。铜顶砖墙,繁繁复复,错落而不单调,真有一种《冰与火之歌》的既视感。



作为加拿大地标式的酒店之一,这座古堡(Fairmont Château Frontenac)已有125年历史。以这样的年纪,在北美这样一片年轻文明的大路上,已经算的上是真正的古董了。更不用说这家酒店现在依旧每年迎来送往30万名住客,在这座古老的建筑里绽放着旺年的生命力。想到近几年中国内地各种奢华酒店扩张,老酒店逐渐淡去了颜色——就连2005年开业的浦东丽思卡尔顿也让我感到已经落后于时代,不再值得一住。然而这次魁北克城古堡的体验,却完全让我忘记了年代感导致的体验滞后,反倒是仿佛走进了时间宫殿,随意的穿梭在这百年的历史中。



到达酒店的时候才下午两点,虽然看到有个专属的费尔蒙会员check-in柜台,然而也没什么人排队就直接在普通柜台办理入住了。升级到圣劳伦斯河景观的Junior Suite。酒店历史悠久,经历过若干次内部翻新,因此房间有新有旧,这次给我的房间是新翻修过的。

酒店大堂光线偏暗,没有现代五星级酒店的那种为了采光而刻意突出的亮度,反而是复古的吊灯和墙上的烛灯,在它们的周围聚拢起团簇的微光,似乎刻意的模糊了酒店的棱棱角角,也黯淡了曾经在这酒店的人人事事。

然而越是不经意的模糊,却越是惹人仔细的去打量。

拿好房卡之后右手边就是电梯,电梯正对着一幅壁画,画中人是魁北克城的第一任主教François de Laval。把他放在这样一个所有住客的必经之地,那么这个人物在魁北克城历史上的重要性和影响自然也不用多说了。



电梯也是复古款。整个住下来我在古堡里面也没有什么发现什么抢眼的现代元素。



走廊。配色保守而不夸张,地毯印花提示你这是刻意的格调而不是没钱装修。



各种高科技的房门开多了,这次回归到木门。挺厚重的,插房卡之后得用力才能推开。



进门之后,右手是客厅,这个配置让我想起之前在Fairmont Olympics住的那间套房的客厅,连沙发都是那么相似。



写字桌也在客厅里,杂志挺好看的,包括一本古堡酒店125周年的纪念版杂志,本文引述的大部分信息来自于这本。



卧室,窗外正对圣劳伦斯河,一片雪白。床头的闹钟不知道用的什么时区,时间显示不太对。费尔蒙喜欢用蓝色或者黄色系的枕头。



衣帽间在床头,倒是挺方便的,缺点是空间极其逼仄。



电视挺小的,不过本身墙面面积限制了它的发挥。咖啡机、茶叶和Mini bar都在电视下面。



浴室暖气供应非常足,好评。配置就真心一般了。没有浴缸只有花洒(所以就不放图了),然而Rose 31系列的备品一直是本人心头好。



多余的枕头怎么办?开夜床的服务员是这么做的:



其实这次入住的只是酒店的一翼,于是放下行李就又出去溜达了。这次往过走,看到则小故事:图中的这位飞行员在1928年4月24日这天在完成了一次历史性的跨洋飞行以后,“惊喜”的到访这家酒店,引起不小轰动。





在这样一个打电话的空间里,酒店也没忘了放一段酒店轶事来增进客人的融入感。一张张老照片装裱在精致的相框里,定格了这座酒店见证的种种瞬间。而这些瞬间又在有意无意间,让住客悄然踏上了时空旅行,去欣赏一个又一个精彩的故事。其实,从来缺乏的不是故事,而是观察者与记录者。

顺便来看看曾经的“房卡”,老古董旁边放着个收纳盒用来Express Check Out时候回收房卡。不过我没看到人用这个——可能大家都以为是古董了吧。



皇家寄信,名头够响亮。从内嵌的Canada Post(加拿大邮政一般的存在)来看,这个信箱至今还在投入使用,特别适合到访者把酒店的明信片写了之后从这里寄出去。



刚才入住的时候,去的右侧的“厢房”。这次直奔城堡的“中堂”。酒店的几家餐厅都在中心。一眼看不透的过道,两侧是精品店。中间的盆栽很好的遮挡了后面的入口,留下了观赏悬念。

那么被遮挡的是什么呢?一探究竟。



这里就说三家酒店餐厅/酒吧的大门了。进门正对是酒吧,左边是高端法餐厅,右边是简餐。下午法餐厅和酒吧都没开,就去了右侧的简餐。先来碗汤开开胃,番茄汤个人感觉特别适合提味。



之后直接点了个Burger,不过我显然低估了它的分量……



入住的第一天晚上,出去溜达,顺便找吃的。路过一家博物馆。其实我一直很好奇,在远古时代人就已经开始审美了,日常生活不仅有瓦罐,还有各种饰品。



找了家很有特色的披萨店。亮点在菜单,第一次见到这种形式的:



之后的第二个晚上又回到酒店的法餐厅吃了一套。服务到位,摆盘精致,分量适中,红酒好喝且贵。

面包很好吃。



先来份Tartar就香槟。



主菜要的鸭胸肉,配红酒。中间小插曲是厨房出于对我的种种“照顾”,送了我好几种“小样”。







在北美的酒店餐馆里,这家名为Champlain的法餐厅绝对算的上一流水准了,值得一试。

吃饱喝足又在酒店的左翼去溜达了一圈,那边主要是开会的地方。



路遇希区柯克,以及他的乌鸦。



由于航班在一早上,凌晨五点离店。夜幕下的酒店大门作为结束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年度好卡推荐:点击申请Amex Coba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