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即使平凡,生依旧如夏花 - 牧羊博士-游世界

人生至少需要一次精彩的体验

Hot

2019年5月7日星期二

路即使平凡,生依旧如夏花

国境之南,太阳以西
今天,5月7日,是印度诗人泰戈尔(1861-1941)的诞辰。泰戈尔的名字,在所有热爱诗歌的人心里,有着神圣的地位。


1913年,泰戈尔摘取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成为第一个获此奖项的亚洲人。十多年之后,在中国当时的文化界重量级人物梁启超和蔡元培的盛情邀请下,已经有“圣哲”之誉的泰戈尔踏上了访华的旅途。

这趟旅途,也正式掀开了泰戈尔的诗歌在之后接近一个世纪的漫长岁月里,对中国文坛和一代代读者们深厚影响的大幕。相信大家一定对下面这张“世纪合影”不会陌生:
泰戈尔的身边,一位是“人间四月天”的林徽因,一位是“再别康桥”的徐志摩。这一张合影,也被传为一段诗坛乃至文坛的佳话。

前几年,畅销作家冯唐用自己较为个人的笔触重新翻译了《飞鸟集》的英文版,结果引来巨大争议。

原来,冯唐在翻译中使用了较多现代化甚至是“接地气”的表达,比如“有了绿草,大地变得挺骚”,又如
“我是死啊,我是你妈,我会给你新生哒。”

然而,也需要承认的是,冯译版里有许多句子确实翻译的很美,比正统的郑译多了不少诗情。比如下面这段:

原文:
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

冯译:
你对我微笑不语
为这句我等了几个世纪

郑译:
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得久了。

可以清楚的看到,冯是以诗译诗,而郑是以意译诗。只不过冯唐的个人风格过于突出,使得很多读者只看到了“噱头”,却忽视了真正的精彩。

有道是,诗言志,歌言情。诗者与歌者,存在着太多的息息相关。

泰戈尔最出名的一句诗是这么写的: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而有这样一位歌者,在当今复杂的流行乐坛,一直是一股最干净的清流。他一直默默地在琴键上任灵感的夏花一层层绽放,却在大众的喧腾面前,如同一颗含羞草。

这位歌者,就是朴树。
他生如夏花,却又寂寥如一颗孤树。
2003年,刚过而立的朴树,在经历过千禧年的爆红却沉寂三年之后,携第二张个人创作专辑《生如夏花》和同名主打歌回归乐坛。

当时凤凰卫视当家花旦许戈辉偶然看到这张专辑的名字时,一开始感觉到的是一个神圣的名字被流行的因素所冒犯了,直到她看见歌者是朴树。直到她看见,专辑的封面上写着“蓝天下献给你我最好的年华”。

而我听到朴树的这首《生如夏花》时,已经是这首歌发行几年之后,我读高中的时候。今天,我鼓起勇气再次打开了朴树的歌谣,他这么唱着:
惊鸿一般短暂
像夏花一样绚烂
这是一个多美丽又遗憾的世界
我们就这样抱着笑着还流着泪
我从远方赶来 赴你一面之约
朴树的歌,就是是唱给旅行者的歌。

这世界美丽或遗憾,只在转眼,只在一念。我也曾有幸,在旅途中见到许多关于生存、关于生活的诗的现世绘。

一次是在加拿大东部的夏洛特小镇,街角看见一块”Before I Die”的小黑板,上面写着或当地人,或过路人的生活梦想。生如夏花,莫过于此。

还有一次在美国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我在一处七彩灯面前久久驻足,五颜六色的灯光,打出各种动词与DIE(死亡)的组合,此刻突然让我感觉到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原来,我们终究还是向死而生啊。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生活就是一出悲剧,依旧是朴树,他的另一首歌《平凡之路》里这么写到: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作为旅行者,我也曾跨过山和大海,和人山人海。
站在加州的索克研究所(Salk Institute)里,面朝大海,空无一人,唯一行飞鸟,海水共长天一色。此刻风烟俱净,唯我和你共浪漫。
也曾站在纽约闹市街头,盛大的感恩节游行过来,人山人海。此刻人山人海,我却孤身寂寥为你送别。
牧羊博士@洛杉矶日落
走过万千里路,也才慢慢理解,生活的万千种姿态。也才慢慢了解,生活之美,很多时候就在于这些旅途里的,诗和远方。

走过万千里路,也就慢慢理解,谁是你在乎的人,什么是你在乎的事。TA也许今天不在,但TA的迟到不意味着缺席。
牧羊博士@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
我不知生命是梦是醒。但我知道,行走中,生永如夏花。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愿读者的你,旅途不孤单,浪漫常相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