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每次飞行,都能起落安妥 - 牧羊博士-游世界

人生至少需要一次精彩的体验

Hot

2019年3月31日星期日

愿你每次飞行,都能起落安妥

今天打算写一篇有温度的文章。

趁着周末,我在家重温了一部“老”电影——冯氏贺岁片《非诚勿扰2》,没想到却被电影中一个小桥段给感动了:
剧中女主笑笑(舒淇饰)是一名空乘,每次起飞和落地都会给男友秦奋(葛优饰)发消息报平安,最终整个过程简化成了四个字——舒淇发“起”、“落”,葛优发“安”、“妥”。
有时候,两个人隔江千万里,这种距离一时难以跨越。但是一来一往,起落安妥四个字,就已经把最纯质的祝福与思念,融汇在里面了。

然而说来惭愧,我身为旅客,也是在最近一段时间里,才逐渐体会到“起落安妥”里的深意。
整个三月份,好几则新闻让“安全”两个字在我的脑海里加黑加粗。先是埃塞俄比亚航空的一架波音737MAX飞机失事,机上一百八十余人全部罹难,一时间舆论对波音这款史上销售最快机型的安全性的怀疑达到了风口浪尖(相关阅读:安全出行,生命至上:波音737 MAX 8 全面停飞背后的中国品格)。
紧接着又是这周,东航的一架从上海浦东飞往伦敦的航班在飞行途中突遇紧急医疗事故,为了乘客能够及时得到治疗,飞机返航并且就近备降北京。
一连串的事件,虽然时间不同,经过不同,结果也不同,却同时直戳坐飞机出行最重要的两个字:安全。对于一家真正值得信赖的航司,一定需要奉有“生命至上”的信条,任何带有附加价值的东西,都是基于生命安全的基础之上。
说回这次东航的放油备降,航空公司需要付出的不仅是燃油成本,还需要付出巨大的人工、时间等附加费用成本。然而,额外增加的成本有价,旅客的生命健康和安全却是无价的。
可能有人会问,因为医疗紧急状况而备降,这难道不是承运航司的本职所在吗?
事实上,在世界民航领域,对于机上突发医疗状况时的相关规定至今还存在着若干空白。很多时候,因为出于对备降会带来的潜在的金额不菲的额外燃油成本和其余相关费用以及其余因素的综合考虑,民航客机并不会因为突发的医疗紧急事故就立刻返航或者备降。
相关规章制度的不完善以及执飞航司对生命的不够重视,自然导致了不少生命悲剧和事后涉事旅客对航司的起诉。我搜集了一下资料,发现即使在民航业发达在美国,这样的案例也不少:
2016年4月15号,美国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s)从夏威夷飞往达拉斯的AA102航班上,一名刚度完蜜月的新娘在飞机上突发疾病,机上医生建议立即送诊,然而该航班却拒绝就近备降,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落地后,新娘被送往目的地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

2016年5月,一名叫做Lewis Christman的旅客乘坐美国联合航空(United Airlines)的航班从芝加哥飞往罗马,航途中该旅客身感不适。执飞航班不仅拒绝返航,甚至也没有联系目的地机场地勤做好相关的医疗准备,后来旅客将UA告上法庭。

而最近这次放油备降的主角——上海东方航空公司,却一直在类似案件上树立起了正面的标杆。
近在去年的3月份,东航就曾在上海飞纽约的MU587航班上为及时救治一名突发健康状况的旅客而备降。仅仅是2016年一年,东航就处理了179件机上突发医疗救助事件,其中13个航班实施备降或返航。
东航在处理机上紧急医疗状况的事件上,可以说是真正的把旅客的健康与安全摆在了首位,一次次不计成本地与时间赛跑。对于东航,“放油救人”绝不是担心被乘客追责而做出的个例,而是真正反映出这家具深受上海城市精神影响的央企航司,对“以人为本,生命至上”的最高信条的践行。
若是翻查资料,我们不难看到,从2016年开始,东航在中国乃至世界民航空中急救事业中所体现出的开放创新,恰好彰显了东航的大本营城市——上海在长期的东西方文化交融与碰撞中,形成的独有的城市品格,这里不妨也稍作回顾:
2016年,东航在国内率开通了人体捐献器官运输的航空“绿色通道”,与空管、机场、安检等协同,第一时间办理手续,预先安排飞机停靠廊桥,优先安排飞机放行,在短短一年内就保障了上百起人体器官捐献运输,为救助生命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

2017年4月,东航与上海医师志愿者联盟签署协议,在全国范围内率先启动“空中医疗专家”项目,并于次年4月份促成了国内首部《空中医疗急救手册》正式发布,将空中应急救援的标准提高到了一个新高度。
在出行方式如此多样的今天,坐飞机出行,依旧是当今最为安全的交通方式。作为旅客,我们习惯性的在一次次的安全出行中,逐渐把“起落安妥”当成了理所当然,却忽略了航司和民航人,为了我们能轻松写意的给重要的人报平安而做出的巨大努力。
不管你是乘客,还是机组人员,愿你的每次飞行,都能起落安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