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孤独,一世经典——纽约瑞吉寻踪 - 牧羊博士-游世界

人生至少需要一次精彩的体验

Hot

2019年4月21日星期日

百年孤独,一世经典——纽约瑞吉寻踪



多年以后,当我推动这座位于纽约曼哈顿的第五大道和第五十五街交汇处的瘦高又棱角分明的建筑的金色旋转门的时候,仿佛不是这座建筑历经世纪而来,而是我穿越百年而去,眼前正是阿斯特夫人(Mrs. Astor)主持的一年一度的“四百舞会(The 400)”。那时的阿斯特家族,在曼哈顿拥有大量地产,而纽约著名的两家奢华酒店——华尔道夫和瑞吉(St.Regis),都是其时阿斯特家族盛名的映射。
其中,瑞吉酒店创始于1904年。瑞吉酒店的创始人——约翰阿斯特四世(John Astor IV),正是阿斯特夫人的儿子,因而瑞吉酒店的套房里,有那么一间名字就叫Caroline Astor Suite(卡洛琳阿斯特套房)。而瑞吉酒店的很多特点——无微不至的管家服务,经典复古却又彰显奢华的装潢风格以及弥漫着上流社会气息的酒吧,都深受阿斯特家族的影响。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这也恰如其分的贴合我对瑞吉这个酒店品牌的独爱。

在这次包含着纽约瑞吉体验的纽约之行以前,我在华盛顿的国家地理博物馆里恰好碰到了泰坦尼克号的专题展。在这次专题展出里,首次呈现了当年阿斯特的年轻夫人逃生时身着的救生衣,以及从约翰阿斯特的尸体身上找到的怀表。

而在泰坦尼克号的沉没故事中,约翰阿斯特四世也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四十七岁的约翰阿斯特四世,作为当时的世界首富,在巨大的社会争议下迎来了他的第二段婚姻——夫人比他小了整整29岁。夫妇俩购买了泰坦尼克号头等舱的船票,正从刚结束的蜜月旅行中返回美国,却不曾想卷进了这场世纪灾难。安妥好怀有五个月身孕的夫人登上救生艇以后,阿斯特四世没有用财富碾压“妇女与儿童优先”的逃生原则,和巨轮一起沉没。
约翰阿斯特没有获得更漫长的生命来统领纽约的金融街,却用绅士的死亡获得了后人更多的尊重。财富或许对他来说,不如名节重要。而这样的绅士精神,更成了日后瑞吉酒店品牌文化中的精髓。

纽约瑞吉酒店原本是阿斯特家族财富与地位的象征,后几经沉浮辗转,被喜来登收购,其后喜来登又被当时的喜达屋酒店集团收购,并且专门开辟了瑞吉这个品牌线,意在打造一系列以纽约瑞吉酒店为旗舰的经典奢华酒店。其后,2018年万豪正式收购喜达屋,也使得目前的瑞吉酒店品牌成为万豪旗下的一员。

不过必须得吐槽一下,把亲生的Ritz-Carlton和St.Regis并列还说的过去,但是JW Marriott放在这里面就有点拉低档次了吧……
既然纽约瑞吉作为瑞吉酒店品牌的全球旗舰店,那么自也不会在荣誉方面有任何缺失,比如它连年都获评AAA Five Diamond Award(全球只有0.4%的参评酒店能做到,2018年纽约也只有11家上榜)和福布斯五星评价,同时目前它在万豪的酒店等级兑换表格里也属于最高级别(等级7,每晚需要60000万豪积分兑换)。

由于万豪酒店的积分兑换在2019年将引入动态兑换机制,届时顶级级别将会上调至等级8(每晚标准兑换需要85000万豪积分),因而在此之前去实现用60000万豪积分兑换纽约瑞吉酒店还是非常具有“性价比”的。毕竟60000万豪积分换出的可是1000美金以上的价值(大部分情况下万豪积分兑换酒店每万积分用出80美金价值就不错了),何况如果你连续积分预订5晚还可以叠加万豪积分房的“住四送一”活动,每晚平均实际只需要48000万豪积分兑换(60000*4/5=48000)。

需要注意的是,不管你是积分还是现金入住,这家瑞吉都会收取每天50美金的destination fee,其中包括一些酒店内的权益/福利/额度(同理,也是按天计算,多不退,少不补),比如每天50美金的酒店餐饮额度(In room dining也可以用),洗衣/熨烫的额度等等。

当然了,如果你是万豪白金会员,手握万豪套房券,那么毫无疑问把套房券用在这家瑞吉是绝对物超所值的。此次我的入住就是用60000万豪积分(*2,住了两晚)外加两张套房券(每张套房券只能用于一个房晚)预订的。关于万豪套房券需要注意的是,如果系统给你发邮件确认了套房券的使用,那么你在入住时是确认可以至少升级到标准套房的,而如果酒店无满足要求的套房升级,则会自动退回套房券到你的账户。当然了,按条款来看,白金会员也可能直接升级到标准套房,不过这个就很难有个准数了。

事实上,入住的时候,酒店前台很慷慨的又给我额外升级到了麦迪逊套房(Madison Suite),这与之前朋友Brett在北美牧羊场网站上发表过的入住经历类似,可见纽约瑞吉对于白金会员+套房券的升级政策还是挺厚道的。

不同于纽约柏悦,纽约瑞吉没有在入口处多做文章,推开旋转门立刻就是空间如私人会客厅般的酒店大堂。今日,我们对建筑空间内部的审美往往会首先从空间大小开始,而纽约瑞吉却在精致上下功夫。大理石镶金色配上水晶吊顶灯,外加天花板的手绘壁画,衬托出一种复古与怀旧的沉稳大气。








此外还有这种老酒店大堂标配的邮箱、挂钟和镜子。
走出电梯间,还需推开一道门才会进入到客房的走廊。麦迪逊套房的平面设计四平八稳,已经给人一种公寓的感觉了。

入口处的玄关。有一个置物台外加仪容镜。此外客卫就在隔壁。
欢迎果盘:
客厅一角——墙上有不少“简笔画”,茶几上有不少巧克力。进门还没几分钟,管家就过来问候了,于是顺势要了壶茶。
写字桌要不是桌边沿和抽屉拉环的金属纹饰镶嵌提升了质感,否则还真显得和这种价位的酒店有些不符。在这个细节上,北京的瑞吉酒店无疑做的更周到,不仅办公桌面积巨大(是纽约瑞吉的两倍),而且全套配备了各种充电线和充电插口。
一般来说,这种级别的酒店,尤其是老式经典的酒店,会在酒店房间内有自己的明信片。
主卧床头柜有个触控的Pad,能做一些简单的指令,不过比起纽约柏悦的那个大屏的Ipad,无论是质感还是功能都有所不及。整个房间以红色作为主色调,这种色调瑞吉酒店很喜欢采用,比如北京瑞吉、深圳瑞吉都是采用的红/紫的主色调。
主卫设有干湿分离,另外地板瓷砖有地热系统,加上大理石墙壁的映衬使得整体质感还是在线的(多伦多的瑞吉也是类似的格调)。备品依旧是Remede,强烈不推荐使用。只不过在这种套房里,一般会额外给一个洗面乳。
由于晚归早出,并没有在酒店的餐厅使用早餐,而是直接叫了In room dining,没记错的话预约的是5:45送到房间,结果还真是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在5:45我的房门准时被敲响。在加拿大习惯了普遍的的低效率和慢节奏以后,我竟然被这个细节上的高效和准时给震惊了一下。
纽约几日,自不可错过纽约的博物馆。这里自然不可避免的要提一下纽约博物馆双星大都会博物馆(MET)和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了。我一直觉得,博物馆的存在,一方面用来封存历史,一方面用来呈现美学。而MET和MOMA,则恰好分别在这两层维度上达到了巅峰。

走进MET的大门,人瞬间就开始会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当你抬头仰视这通往二楼的阶梯时,内心一定会或有名或莫名的涌起一阵激动。
这次去MET,倒是没怎么看最负盛名的埃及文明展区,而把最多的时间花在了中国流散在海外的文物上。中国馆内,一幅巨大的佛像壁画前,观者,无论肤色,都仔细地端详着画作的内容,陷入沉思状。
这便是MET里中国馆的代表藏品,元代的寺庙壁画《药师经变》。所谓经变,是指用来阐释佛经教义的画像,而《药师经变》则是根据《药师如来本愿经》而来,药师佛如来被视为东方极乐世界的教主。不同于大量的其余中国流失海外的文物,这幅壁画的身世却更让人唏嘘感叹。

上世纪20年代,中国经历军阀混战,而这幅壁画的原属地——山西广胜下寺,也正经历着经济上最困厄的时间。为了维持寺庙生计,僧人们不得不变卖亩产。战乱时僧人在俗世的困顿与壁画上佛像的安详,此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也正是此时,美国的两名古董商发现了寺庙墙上的壁画。最终,美国人以1600大洋的价格买走了寺庙的两幅壁画,其中更为精美,年代更为久远的一幅,便是今天的这幅《药师经变》。

读起这段历史,又不得让人想起了王道士和他守卫的道士塔。中国近代文物的流失,一方面有帝国列强的掠夺,一方面也有中国自身经济萎靡之下,道或僧在现实中无以为继,无奈折腰。而事实上,若将目光再放近一些,未曾流失的文物,又在我们自己的文化浩劫里几经风雨,未必就有着更好的结局。

诗与画,在中国的文化史,自古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许多诗人,本身就是画家。于是有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意趣。
然而当我走出MET,由于另一日再走进MOMA的时候,我发现画若是放在西方,似不必与诗有必然关联,反倒是更多与色彩本身有关。
蓝色的忧郁里卷进了金色的思想旋涡——站在梵高 《星夜》前
中国山水画,从未想过要震撼你,而是抛出一个意境,让你自行去品味。而相比之下,近现代的西方油画,则浓烈而张扬,只用色彩也要征服观者。莫奈的睡莲,便是这样的一种代表。
这也是纽约之特色,五胡杂处之地,却能开出文明多样之花。白天走过博物馆,逛累走饿了晚上可以找瑞吉酒店楼下的Concierge给安排一家牛排馆,体会一把曼哈顿夜生活。这里需要注意的是,纽约瑞吉可以给住客提供十个街区的宾利接送服务,先到先得,不能预约。然而由于当天晚上堵车,同时楼下大叔给订的餐馆从酒店步行也就十分钟,故而这项服务我没机会体验……

来纽约,自然得吃顿地道的纽约客牛排。Concierge的值班大叔很快就帮忙“安排”了,挑选的这家牛排馆晚上有乐队表演,很是热闹,并且大叔叮嘱一定要吃它家的甜品。
这家名叫Mastero's的牛排店是华尔街夜生活的热门地。白天紧绷了一天的华尔街金融男女们,晚上成群结队的在这里释放压抑了一天的激情(动情处,一位中年男甚至鼓桌而歌)。

对于纽约来说,或许可以有失眠,但没有夜晚。
结账的时候,瞟了一眼账单,忽然发现了些小惊喜——原来楼下大叔反复叮嘱我要吃这家的甜品是因为,他给买单了…以后来纽约瑞吉,请毫不犹豫的让楼下大叔给你安排餐馆。
纽约虽然有白天与黑夜的分隔,却似乎缺少睡与醒的严格界定。哪怕是凌晨一点的帝国大厦,你依旧能看到灯火辉煌。此刻灯火辉煌,与你分享。
美国城市众多,纽约的特别,无可取代;当然,更无可取代的,是在纽约几日的生活记忆。当我走出纽约瑞吉时,脑海中响起了电影《卡萨布兰卡》里的爵士乐,名字叫As Time Goes By。

时光飞逝,经典永恒。【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