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独坐幽篁里的禅意——北京望京凯悦随笔 - 牧羊博士-The PhD Guy

常旅客和信用卡,你出行的左膀与右臂

Hot

2018年7月12日星期四

回归独坐幽篁里的禅意——北京望京凯悦随笔

Hyatt Regency这个品牌之于凯悦酒店集团,就如同Marriott之于万豪酒店集团一样重要。而北京望京凯悦在今年6月的开业,也总算是弥补了这一重要品牌在帝都的长期缺失之憾。

趁着这次在北京转机,我特意订了一晚望京凯悦专程来体验一下。住完以后,这家酒店给我的感受简单来说就是:这是一家充满东方美学的设计感的情怀酒店无误。比之于北京的万豪系,我觉得望京凯悦起码在美学的层次上,提供了商务需求之外的东西。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酒店的设计师,日本人研吾。研吾其人在建筑设计领域的地位,我这里不多做妄言,但是在网上看了一些他流传度较高的作品之后,发现他特别喜欢运用木质结构来构造空间关系,并且在一些作品中流露出他对竹林的偏爱(比如他在北京的酒店作品——长城脚下的公社-竹屋)。此外,北京瑜舍酒店也是研吾在中国留下的代表性作品之一,目前这家酒店也在FHR的列表上。

是日入住,由于时间短暂,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行程/纪念日,故而直接在官网订了一晚标间,也就没多去操心了。地处望京的最大好处之一就是离首都机场非常近,只有20分钟车程。

一入酒店大门,Check-in柜台后面就已经是竹林小道的铺陈了,而吊顶亦有诸多木质横梁,传达出一种古意。整个大堂并没有太多现代的奢华感,让人觉得在这闹市之中,立刻接触到了一种清净。
第二天一早又专门到二楼拍了一下早餐区域的轮廓,依旧是木材与竹林的穿插呈现,让人置身于一种静谧的时空中:
前台有专门的会员柜台,小宣传册挺精致的。

办理入住的时候,前台告知新开业之后酒店生意特别好,但还是给我升级到了某豪华景观房型(具体什么房型忘记了,但是也不重要),之后行李小哥很热情的陪我到了房间,期间还主动和我寒暄了几句。从员工的热情度来说,我感觉能在深夜还有此耐心实属不易。

酒店的楼层并不高(最高层的客房在9楼而已),客房却不少,因而每层的可走动空间还是很大的。走廊两面都是木质墙,但却在柔和灯光的配合下,营造出一种居家式的温馨感。
房间一进门的玄关空间不小,还配有全身镜,实用性满分。同时这个遮挡也很好的保护了客房内的隐私。即使是做客房打扫的工作人员不小心闯入你的房间,也不用担心直接就四目相对:
稍一弯折,一边是步入式衣帽间、行李架,一边则是卫生间和洗浴间。
可以看出来,除了木质以外,设计师也很喜欢用石料。无处不简约。另外把坐便器单独的隔开到一个小空间里,彻底与洗浴空间隔开,也是照顾到了如果有客人来访的方便。当然,这种安排见仁见智了,不一定所有人都喜欢。
卫生间的总体空间非常之大,浴缸和淋浴间完全隔开+双洗手池,在空间上的厚道不需多说了。洗手池造型方正而浮浅,视觉上更有冲击感,不过实用性我还不好评价。
此时想起来之前在深圳瑞吉的阁楼套房,卫生间空间或许还不及这个一半,便更觉得这家凯悦的空间之厚道了。

卧室空间也比较空旷,一个人住是绰绰有余了。
尽管木质结构的大量运用会让房间显得很简约,但是墙上的各种功能按键还是在提醒你,这是一家五星级酒店。
Mini bar这边的区域也很大,还摆上了茶具。摆放茶具不知道是不是凯悦有心之作,因为之前我在武汉光谷凯悦的房间里也见到过。
一茶一友,一期一会。时常会去想出门去这么些或陌生或熟悉的城市时,内心是没有归属感的。尤其是出国留学几年,身上的游子烙印早就越发深厚。生活和学习的压力,常常会让人连出门的勇气都不复有——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于古人来说,是一种神隐的超脱,于今人来看,却再是难寻这种心境了。

而北京望京凯悦,恰恰还你一片竹林,不知道你愿归去否?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